玉柄鐵劍
發布日期:2013-06-06

器物名稱:玉柄鐵劍

所處時代:西周晚期

器物規格:通長34.2厘米,柄長12.2厘米,劍身長22厘米,葉寬3.8厘米,玉劍莖最大直徑1.8厘米

出土時間:1990年

出土地點:河南省三門峽市虢國墓地2001號墓(虢季墓)

?

不只是銹跡斑斑,而是銹得變了形。就像大街上賣烤紅薯的小商販,從他那油桶改造的烤爐里順手摸出的、被烤焦的、黑不溜秋雜以土色的、又瘦又長的烤紅薯,一點兒也不好看。

這就是玉柄鐵劍——“中華第一劍”?

向前看,嘿,“烤紅薯”還有個1厘米長的尖兒,找到些鋒利的感覺;向后看,“烤紅薯”“分崩離析”,斷了;再向后看,2厘米長的劍體,尚可辨認。劍脊棱上,海藍色的光在黑黝黝的劍體閃耀,這是嵌入劍脊的綠松石發出的寒光。與劍身相連的,是白中泛著晶瑩綠意的圓柱狀玉質劍柄,長約10厘米。玉柄是上好的和田玉制成的,上面精雕竹節飾紋。

盡管“年老色衰”,看上去像塊不起眼的“烤紅薯”,但歲月不能掩埋它昔日的光華。它是一柄仿生寶劍,劍柄坐地,就是一桿破土而出、英姿颯爽的翠竹!

這把玉柄鐵劍,一下子把中國冶鐵史向前推進了200年!

因為有了冶鐵,200年可以把一個舊世界改換為一個嶄新的世界。但這,畢竟都是陳年老賬。玉柄鐵劍躲在河南博物院的展柜里,參觀者或是把它遺忘,或是把目光給了放在它上方的一條金光閃閃的金腰帶——這條金腰帶的主人,與它一樣,都是虢國國王虢季。

不把玉柄鐵劍放在眼里,不是沒有道理——誰叫它是小小的虢國國王的呢?有人甚至懷疑,把“中華第一劍”的美名送給小小的虢國器物,是不是當初有人腦子里積了臭水?

唇亡齒寒,假道伐虢——這個,中國人太熟悉了。虢國不堪一擊,怎會有當時中國最先進的武器?

這是對虢國的千年誤讀!

西周初年,武王“封建親戚,屏藩宗周”,擔當護衛周王朝東西兩京屏障的,是文王的兩個弟弟、武王的兩位叔叔——虢仲、虢叔。他們被封于虢:虢叔封于制,在河南滎陽,史稱東虢;虢仲封于雍,在陜西寶雞,史稱西虢。是時,東虢據虎牢天險,可防止東方殷商遺民作亂,屏蔽成周洛陽;西虢鎮守關中西部邊關,可防戎、羌、狄族侵擾,直接拱衛周都鎬京。兩個封國的百姓,當同出滎陽虢地(西虢百姓當是東虢移民)。虢地百姓,英武善戰。虢從字面上看,就是徒手搏虎。至于武王的兩位叔叔,是因被封于虢,才稱為虢仲、虢叔的。他們是姬姓王族。

《左傳》云:“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為文王卿士,勛在王室,藏于盟府。”虢仲是文王之弟,封在西虢。因西虢護衛王室西北邊境,且不遠周王,其歷代國君,均在王朝擔當要職——約略是宰相之位。西周晚期,西虢不堪犬戎侵擾,東遷到三門峽一帶。之后王室東遷洛陽,西虢護衛的,還是王朝西大門。

西虢是安內攘外,是打出來的軍事強國。虢季陪葬車馬坑南北長61米,東西寬21米,隨葬戰車46輛、戰馬60余匹;而在虢國國君兆域區內,考古學家經過鉆探,已發現大型車馬坑12座、中小型車馬坑20余座,戰車150-200輛、戰馬300-500匹。這種兵強馬壯的場面,正是西虢軍事強國的寫照。

“西看秦皇兵馬俑,東看虢國車馬坑!”——“中華第一劍”在虢季墓出土,當為歷史之必然!

“中華第一劍”,昭示著鐵器時代降臨中國,其帶來的生產力革命與“鐵軍”誕生,必將摧毀周初“封建親戚,屏藩宗周”建構,新的大一統的秦、漢帝國,行將崛起于東方……

玉柄鐵劍刺開泱泱吾華鐵器時代

“一片兒晶瑩透亮的美玉,方方正正的,約2厘米見方的樣子;中間有個小孔兒,嵌著亮晶晶的綠松石。玉質很好,溫潤白亮,好像是新疆產的和田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龍正先生在玉柄鐵劍陪伴虢國國君虢季“沉睡”黃泉2600年、于1990年重見天光時,第一眼所能看到的玉柄鐵劍,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玉片兒——“中華第一劍”劍柄的頂端斷面。

“玉器!玉器怎么能放在這兒?”王龍正非常疑惑,“玉器,應當放在棺內!槨內棺外出現玉器,當然讓人驚訝!安放玉柄鐵劍的地方,在虢季墓槨室的東南角;這地方,放的都是些青銅車馬器、兵器,根本就不是放置玉器的地方兒!”

現在我們知道,當初把玉柄鐵劍與車馬器(戰車上的青銅飾物)、兵器放在一塊兒,是非常合適的。“但考古發掘是自上面一點兒一點兒地向下揭露,玉柄鐵劍是直立倒插在那兒的,當初我做夢也想不到,它就是玉柄鐵劍呀!”王龍正說。

因為是下午清理出來的,還沒搞清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就收工了。“搞得我一晚上都沒睡好,老是想著它!”王龍正回憶道。

第二天,接著清理,發現玉器由方形過渡成了一個圓柱狀的東西,上面還刻著花紋什么的。這,讓王龍正更加疑惑:“這樣的器物,見所未見。這塊根本不應放在這兒的玉器,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呢?”

一點兒一點兒地向下清理。“是鐵!是鐵鑲在玉器里面!”王龍正大叫起來。

盡管考古學家還不知道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但此時,他們關注的已經不是玉器為什么放在它不應該放的地方,而是鐵,鐵,鐵!!!

“大家圍了過來,都不相信是鐵!這個時代,不應該有鐵器,太不可能!”王龍正回憶著,“姜濤(虢國墓地考古隊隊長)看后,說是鐵。因為下部還埋在土里,沒有看到鋒,還是不知道它是個什么東西。”

此時,它到底是什么器物,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最為重要的是,它竟然是件鐵器!

為慎重起見,暫停對它的清理發掘,開始處理它周邊的青銅車馬器、兵器。

“兩天后,對其進行重點清理,發現它雖然整體斷裂,但中間還是有很細很細的部分連在一起。鐵銹上,還能看到絲絹包裹后留下的痕跡。現在也有人傳說,它的外面還有個皮質劍鞘。也許是化驗出來的?這事兒我不知道。作為一位考古工作者,我主要負責發掘,觀察與記錄。當時,我沒有看到皮質劍鞘的存在或痕跡,只看到了它被絲絹包裹而留下的痕跡。”

再往下清理,發現它的鋒端插在木槨底部——這一插,阻斷了它的氧化,為今天的我們留下一個寶貴而完整、至少看上去還銳不可當的劍鋒!“也許因了玉柄鐵劍直立倒插的緣故,當木槨年久損毀,瞬間坍塌時,一股自上而下的強大沖擊,把它給折掉了。因為黃土頃刻而下掩埋了它,所以直到我們發掘時,斷掉的玉柄并沒有倒下與劍身分家,還是直立在那兒的,而且中間似乎還有很細很細的連接。當然,你說這是劍斷銹連,也是可以的。”

開始,考古學家們還不敢把這個鐵家伙叫“劍”。“我們最初想,還是叫‘玉柄鐵削’吧,或者‘玉柄鐵匕首’!”王龍正先生說,“但鐵削就是個削刀,一般單刃不說,還在生產工具的范疇內。而玉柄鐵劍出土于兵器區,還是雙刃的,叫‘削’,顯然是有些不合適的。之后,大家傾向于叫它‘玉柄鐵匕首’,畢竟它不長,才33厘米(因為折斷,造成測量時取度不一,另一說是34.1厘米)。后來,大家覺得匕首不如劍好聽威風,等到正式定名時,就把它命名為‘玉柄鐵劍’了。”

其實,匕首就是短劍,唐代著名史學家司馬貞在《史記·索隱》里就說:“劉氏曰‘匕首,短劍也’”。但現在的匕首,一般長七八寸,也就20多厘米,而玉柄鐵劍比它長了大約1/3,加之匕首就是一種短劍,因此定名“玉柄鐵劍”,正可謂名實歸一。

“玉柄鐵劍”是它的學名,人們更愛叫它的俗名——“中華第一劍”。

中華第一劍締造煌煌中國君子之風

“中華第一劍”是中華民族的驕傲——它把中國冶鐵向前推進200年。

但它現在能棲身河南博物院,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的技術創新,實在是中國之幸——它險些為盜墓賊所踐踏!

“1989年1月4日,當地公安得到了信兒,決定夜襲盜墓賊。”王龍正先生說,“公安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哈哈,韓喬生先生的經典語言)把槍架在了盜洞的洞口。誰知,黃雀在后,此時盜墓賊藏在二樓樓頂,也架著槍,瞄準了公安(那時,盜墓賊都是蓋起小院,在院子里‘開展工作’)。僵持之下,公安鳴槍,盜墓賊爬出盜洞,來了個‘勝利大逃亡’!再說,當時還沒有發現盜出東西,缺少證據!據說,后來抓住了一些。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1990年2月,為配合案件的偵破工作,考古人員進駐虢國墓地,看到的是一個南北長5.3米、東西寬3.55米、深約11米,上方下圓的大坑。

面對這個深不見底、空無一物的盜洞,考古工作者都隱隱擔心,不敢對它抱太大希望。但既然奉命而來,工作還必須認真去做。

讓考古學家沒有想到的是,向下僅僅挖了30厘米——在11.15米處,他們就挖到了放滿隨葬品的虢國國君虢季墓的墓室!

“就差30厘米,盜墓賊就掘到墓室了。倘若他們得手,那玉柄鐵劍會落得個什么下場,誰能想象?不敢想象!”王龍正先生說。

倒賣出去,可能是最好的結果。最大的可能性是“拋尸郊野”。就這樣,沒了!沒了!——當然,玉柄會被盜墓賊留下來的。就是留下來,又有誰能看得到呢?就是看得到,它是個什么東西,又有誰能說得清楚呢?別把盜墓賊看得太過“專業”。就是“專業”,慌亂之間,玉柄與鐵疙瘩分了家,挖“殘廢”了,就是讓考古學家,于此匆忙之間,也很難對合,也不會把它看成一把寶劍——不是一開始,考古學家還想把它命名為“玉柄鐵削”的嗎?無名無實,再有年頭的鐵疙瘩,也還是談不上價錢的鐵疙瘩——不“拋尸郊野”,那才怪哩!

虢季墓是“1990年中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其當選理由是:“虢季墓……隨葬器物豐富,種類繁多,放置有序,為七鼎六簋規格。隨葬品還有大量的青銅禮樂器和玉器。青銅禮樂器有鬲、方壺、豆、盤、方 、尊、爵、觶、方彝等和編鐘、編磬等,還有兵器和車馬器等。玉器主要有玉覆面和玉組佩,死者腰身部位還發現一組珍貴的腰帶飾。出土玉柄銅芯鐵劍(即玉柄鐵劍),集鐵、銅、玉三種材質為一體,制作精美,是中國考古發掘中出土的時代最早的一件人工冶鐵制品,將中國人工冶鐵的年代提前了近兩個世紀,被譽為‘中華第一劍’;綴玉面罩,由14件象征面部特征的玉片連綴在絲帛上制作而成,形象逼真,做工考究,是中國首次發現的‘瞑目’造型,也是漢代金縷玉衣的雛形;一套8件有銘文的銅甬鐘,是迄今西周晚期墓葬考古發掘出土的唯一一套最為完整的甬鐘;由十二種金器組成的黃金腰帶飾,是中國最早的黃金飾品;整件毛織衣物,是國內同期墓葬發掘中僅見的;皮馬甲及盾牌也是國內首次發現;用墨在10余片圭形片上書寫而成的遣冊,是國內發現的時代較早的書法珍品;300多件仿生動物玉雕,形神兼備,栩栩如生,幾乎囊括了當時中國北溫帶地區生物品種……”

在如此之多改寫中國歷史的重大發現中,玉柄鐵劍無疑是最為偉大的發現。

玉柄鐵劍之玉質劍柄,是一株破土壯生的竹子:竹子已經拔出數節,數支螺旋上沖的葉片盤旋直入鐵質劍身——當下人們總在誤釋劍如柳葉,這哪是柳葉呀,分明就是竹葉!!!而劍柄空心,插入“銅芯”,連接劍柄劍身,這空心劍柄,也分明是竹子!!!

君子佩劍,君子佩玉;梅蘭竹菊,竹是君子——如果聯系起來解讀著一系列中國特有文化精神,不難發現,“中華第一劍”不但改變了中國的物質世界,也締造了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中華第一劍”埋在地下,締造它的人在傳播“中華第一劍”承載的精神——這一如“中華第一劍”埋在地下,鐵器時代照樣滾滾而來。

?

【專家點評】

點評專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王龍正

考古學將漫長的人類社會劃分為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等三個階段,分別對應于歷史學上的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等三種社會形態。玉柄鐵劍玉柄、銅芯、鐵身,集昨天、今天、明天于一劍,它的發現,標志著作為社會生產力新代表的鐵器已經萌芽,預示著我國的青銅時代行將過去,宣告鐵器時代,也就是封建社會,即將來臨。

?

?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足球比分预测分析基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