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窯天藍釉刻花鵝頸瓶
發布日期:2013-07-30

器物名稱:汝官窯天藍釉刻花鵝頸瓶

所處時代:北宋

器物規格:高19.5厘米,口徑5.6厘米,底徑8.2厘米

出土時間:1987年

出土地點:河南省寶豐清涼寺村

?

“天下名瓷,汝窯為魁。”在北宋五大名窯“汝、鈞、官、哥、定”中,不但河南獨占其三,而且汝窯位居魁首。

因汝瓷稀少,李苦禪先生曾言“天下博物館,無汝(瓷)者,難稱盡善盡美也”;在民間,更有“縱有家產萬貫,不如汝瓷一片(件)”之說。

傳世汝官瓷,六十七件半,幾乎盡藏于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世界各大博物館,市場上很難一見。但國內外古瓷收藏家鍥而不舍地追逐北宋“汝、鈞、官、哥、定”五大名窯作品,拍賣企業前前后后卻拍出了八十余件“傳世北宋汝官瓷”。至于擁有各類專家證書的“北宋汝官瓷”,誰能說得清楚呀!魚目混珠,孰真孰假?“倘若搞不清真假,與河南博物院的天藍釉刻花鵝頸瓶比一比,也就水落石出了。”河南省文物局博物館處處長康國義先生說,“不只是近些年冒出來的所謂‘汝官窯’,就是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世界各大博物館收藏的傳世汝官窯,也得經受天藍釉刻花鵝頸瓶的考量——從感情與文獻上說,我們愿意相信這些傳世作品是汝官窯器物;但理性與科學告訴我們,如果考古學家找不到汝官窯遺址,這些傳世器物就得‘懸’在半空。找不到汝官窯遺址,就等于不知道它們生在哪兒,開不出出生證明呀!沒有汝官窯遺址及其出土器物當標桿,誰能證明傳世作品就是汝官窯的器物?你可以說它們是汝官窯的,但現代 考古科學告訴我們:它們只能是‘疑似汝官窯器物’!”

也因此,自20世紀初現代 考古學傳入中國后,考古學家做夢都想找到神秘消失的汝官窯遺址!

“只有傳世汝瓷,沒有發掘器物——為此也為其他,三代 考古工作者(解放前一代,解放后兩代)前后尋找了將近一個世紀,終于在平頂山市寶豐縣清涼寺村(古代汝州)發現了汝窯與汝官窯遺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趙青云說,“很幸運,我們完成了三代 考古工作者的夙愿;也是我,發掘出了這件藏于河南博物院的天藍釉刻花鵝頸瓶。”

“家賊”偷匿“中國(CHINA)之冠”

“就是放在全世界所有汝官窯器物中,河南博物院收藏的這件天藍釉刻花鵝頸瓶,也是世界第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趙青云說,“就是不說它的‘出身’‘根正苗紅’,僅就作品審美而言,它還是世界第一。”

“天下名瓷,汝窯為魁”;汝窯瓷器,天藍釉刻花鵝頸瓶位列第一!

作為“汝瓷之冠”,它為什么會留在遺址、等待我們的發現,而沒在當時呈奉皇帝呢?這是個問題!

“它是被窯工挖坑私藏的——就在一個小坑里,竟然出土7件汝官瓷,件件是珍品,件件是汝官瓷中的佼佼者。除天藍釉刻花鵝頸瓶外,還有天青釉盤口折肩瓶、天青釉小口細頸瓶、粉青釉蓮瓣茶盞托、天青釉外裹足筆洗等。另外,該坑還出土了鈞瓷等其他瓷器,一共22件,都很完整。”趙青云先生說,“除去私藏,這是很難用其他理由去解釋的。這樣的儲存,當然不會是當時窯場公開的儲存,只能是燒窯工匠的私藏。因為燒的御用瓷器,是官窯,控制很嚴,不可能這樣把好東西留下來,不去給皇帝的。工匠都是行家,既然冒著風險私藏了,他們自會挑選最好的來留給自己。只是沒能帶出窯場,或因其他突然變故,這些珍品,才留給了今天的我們。”

汝官瓷傳世品極少,分布在以下幾個地方:北京故宮博物院17件、臺北“故宮博物院”23件、上海博物館8件、英國達維德爵士基金會7件、天津博物館1件、廣東省博物館半件、中國香港收藏家收藏1件。另外,日本的幾個博物館現存4件、美國的幾個博物館現存5件、英國私人收藏1件,共計67件半。“在清涼寺一次性出土7件后,又相繼出土了47件。另外,目前我所見到的民間收藏,有一二十件。都加起來,不會超過150件。”趙青云先生說,“在150件器物中,彌足珍貴的天藍器物,也就5件,非常稀有。而刻花者,唯有河南博物院收藏的這件天藍釉刻花鵝頸瓶,其他的天藍器物,全都是素面的。一樣的器物,刻花者當然更為珍貴,何況就此一件。如果說汝官瓷是中國瓷器的皇冠,那天藍釉刻花鵝頸瓶,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每一件汝官瓷,都是稀世珍品;而汝官窯的神秘消匿,更讓汝官瓷傳世珍品身價陡增,令人無限神往。

汝官瓷為什么能創造中國(CHINA的中文意思是中國,亦是瓷器)不可逾越的一個神話呢?

北宋時期,歷任皇帝酷愛瓷器,當時瓷器燒造業空前發達,瓷窯遍布大江南北。這一時期誕生的汝、哥、官、定、鈞五大名窯,其燒造工藝登上中國陶瓷之巔峰——而在這五大名窯中,專為皇宮生產御用瓷器的汝窯,又被稱為五窯之魁。

汝官瓷既然如此之好,為什么偏偏如此之少——難道中國再也燒不出汝官瓷?抑或說,汝官瓷真的不可超越?

明清數位皇帝曾在景德鎮組織御窯,將中國最優秀的工匠集結到景德鎮,仿燒北宋五大名窯的瓷器。其他四大名窯,都曾仿得有過之而無不及,唯獨汝官窯沒能仿成。

近千年前神秘消失的汝官窯,同時也帶走了它的燒制工藝。被后世稱為瓷中極品的汝官瓷,究竟是如何燒制出來的,成為千年難解之謎。

解放后,當地政府為落實周恩來總理恢復汝瓷生產的指示,也曾仿制各個時期的汝瓷精品。汝州市第一家仿制汝瓷的工廠,建于1957年。但幾十年來,一直沒能生產出一件真正的汝官瓷。時至今日,已經倒閉。

北宋末年汝窯消失后,中國人為恢復汝窯,努力了將近一千年,但沒有燒出一件達到當年燒制水平的器物——“造天青釉難,難于上青天”。汝官瓷是天青色的,它的色澤,解釋不清。就是今天搞分析化驗,把它的成分弄出來后再行調配,但燒出來的瓷器,也不見天青色!

如今,相繼有汝瓷廠家乃至杰出藝人宣稱已經“找回”失傳的汝瓷工藝,但燒出來的天青器物,與北宋汝官瓷真正的“天青”,不可同日而語。

“天青”都燒不出來,何況“天藍”乎?——要知“天青為貴,粉青為尚,天藍彌足珍貴”,是傳世之言呀!

就是在北宋燒制汝官瓷的時代,“天藍”作品也是妙手偶得。目前,在約150件汝官瓷中,“天藍”只有5件,“天藍”刻花者,獨河南博物院的這件天藍釉刻花鵝頸瓶。

天藍釉刻花鵝頸瓶不但是汝官瓷皇冠上的明珠,亦是中國陶瓷發展史上的巔峰之作,是“中國(CHINA)之冠”。也因此,它擠掉河南博物院眾多鎮院之寶——鄭州大河村遺址出土的仰韶彩陶雙連壺、鄭州商代遺址出土的原始瓷尊、安陽北齊范粹墓出土的黃釉扁壺、洛陽南郊出土的唐代三彩駱駝及牽駝人物俑、南陽方城出土的鈞窯玫瑰紫葵花盤、明代藩王周靜王墓出土的元代青花云龍紋玉壺春瓶等后,成為陶瓷類器物中唯一入選河南博物院“九大鎮院之寶”的代表作品。

“官窯”藏在“民窯(汝民窯)”之中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2000多年前,老子在《道德經》中寫下如斯哲言,似乎是專門說給當下的我們去聆聽的。“參觀者不少,但很難碰到有人在天藍釉刻花鵝頸瓶前駐足。”河南博物院社教部主任劉玉珍說,“當講解員告訴參觀者,它是難得一見的絕世珍品、千萬不可錯過時,很多人以為我們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說,‘就那么個小瓶子,有啥看頭?這東西,還沒有電視鑒寶欄目中那些花花綠綠的明清瓷器好看呢!’”

也許花花綠綠的世界,給了我們過分的感官享受——“審美疲勞”已經釀成“審美遭難”,當下的我們不會“審美”,只會“審丑”或熱衷于“審丑”了。

老子認為,一切“有為”之美,必然是以損害人的本性為代價的。真正的美,不在聲色,只是自然本身。這樣的美,就是“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這就是說,最美的音樂,是“此時無聲勝有聲”;最美的形象,是“菩提無樹掛禪音”,只有“大象無形”才能“氣象萬千”。老子開創了中國道家美學追求“自然”、“真美”的先聲,奠定了與儒家美學雙峰對峙的道家美學——這一審美理論的基石,也許就是《道德經》結束語:“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為而不爭。”

“雨過天晴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在我所能見到的有關汝官瓷的文字中,幾乎都把宋徽宗關于如何制造汝官瓷的這一“指示精神”寫成了一種傳說;倘若再費些文字,說宋徽宗曾做過一個夢,夢到雨過天晴——他對雨后天空出現的那種顏色,非常喜歡,于是要求造瓷藝人“雨過天晴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

“圣人之道,為而不爭。”——我倒是相信“雨過天晴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不是傳說,而是宋徽宗的“圣旨”;就是不是他的“圣旨”,也是某些最洞悉皇帝想法與道家審美的知識分子的“杜撰”;這一“杜撰”,從根本上說,是摸到了宋徽宗的心窩子。

宋徽宗的追求,不知難倒多少工匠,但最后工匠們還是把他的夢想落到了實處:汝官窯燒制的瓷器,內置瑪瑙,土質細膩,骨胎堅硬,與天一色,含水欲滴,釉帶斑斑小點,在光線下觀察“七彩紛呈,燦若星辰”。汝官瓷踐行的這種“為而不爭”(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大盈若沖),汝官瓷制造的這一道家審美標本,自然傾倒了這位深悟道家審美取向的“道君皇帝”。

然而,靖康之恥徹底粉碎了大宋的夢華,汝官窯與它的燒瓷工藝,自此在中國大地上神秘消失——燒制汝官瓷的窯究竟在哪里呢?倘若找到汝官窯,它的燒瓷工藝之謎,能否得以破解呢?

在北宋五大名窯中,其他的窯,都很容易找。但汝窯,就是找不到。它是官窯,它是機密,地表上見不到標本,連瓷片兒都沒有。

1986年,消失近千年的汝官窯終于露出了蛛絲馬跡:寶豐縣清涼寺一位農民的紅薯窖塌了,露出了一個完整的汝瓷洗;而這件事,又偏偏被一位有心人——王留現先生碰上了。經鑒定,它是汝官瓷作品!

198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開始在清涼寺村邊的麥田里進行考古挖掘。但是兩個月過去了,汝官窯遺址不見蹤跡。就在考古工作即將告一段落時,趙青云在一個汝民窯遺址旁,意外挖出一個儲藏有7件汝官瓷器物的藏坑——其中,就有天藍釉刻花鵝頸瓶。

雖然發掘出7件汝官瓷,但它的中心燒造區——汝官窯,仍不見蹤影。就在這時,因經費緊張,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停止了在清涼寺村的考古挖掘。

2000年6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布下5米×5米探方48個,繼續發掘。此次發掘,揭露面積約500平方米,清理出窯爐15座,作坊2座,過濾池、澄泥池各1處,排列有序的陶甕、大口缸20余個,釉料坑4個,灰坑22個和水井1眼,獲得多組重要的地層疊壓關系,出土一批形制比較完整且品種豐富的天青釉汝瓷和匣缽、墊餅、墊圈等窯具——神秘的千年汝官窯窯址,終于大白天下。

500平方米,只是汝官窯整體面積的五分之一。根據考古勘測,埋藏在清涼寺村地下的汝官窯面積約4800平方米。

“汝官窯面積約4800平方米,汝民窯面積約110萬平方米,汝官窯被汝民窯包裹其間。”趙青云說,“就是汝官窯,現在才揭露了五分之一;這兒,還應該埋藏著很多希望!”

?

【專家點評】

點評專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趙青云

汝官窯天藍釉刻花鵝頸瓶,是中國稀世珍寶,絕世無雙。它是1987年汝官窯遺址考古發掘中獲得的唯一一件完整的天藍釉器物。

汝官窯系御用窯,燒造時間極短,只在北宋晚期燒了大約20年。之后,汝窯消失,技術失傳。文獻記載:汝窯有“天青為貴,粉青為尚,天藍彌足珍貴”之稱。天藍釉的形成,主要是在燒制過程中窯位與火候恰臻妙處,因此成品率極低,傳世極少。到目前為止,一共發現汝官窯傳世天藍釉器物4件;而在汝官窯遺址考古發掘中,獲得的天藍釉作品,獨此一件。在5件天藍釉作品中,河南博物院收藏的這件汝官窯天藍釉刻花鵝頸瓶,不但是唯一一件經考古工作者科學發掘所得的器物,而且是唯一一件刻花作品,其稀世難得,夫復何言!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足球比分预测分析基本法